千马惠淘是不是传销?肯定不是!千马惠淘2021年是社交电商的新风口

2021-06-13 18:35:48 千马优生活

千马惠淘是不是传销?肯定不是!千马惠淘是2021年社交电商的新风口,千马优生活——益企团、新商机,不需要人脉、不需要专业、不需要卖货,只需要带两个人来买货就行,不会被割韭菜,不伤人脉,千马优生活——益企团商城让每一个普通的人都有赚钱的机会!


千马优生活——益企团是一家综合型的社交电商平台,平台所有的产品都是由全球顶级的工厂战略合作,供应超高性价比的产品即将逐一上线。你可以在里面,通过购买一个超值的大礼包,成为我们永久的会员,同时还可以享有永久的持续的收益。

【千马优生活】是国内首创整整花了近半年时间之久进行3.0商城各大版块战略布局以及前期测试系统不断优化升级打磨就是为了千马优APP3月份正式上线以后能够展现出最完美最强大的功能和用户体验,目前仅仅只是刚刚内测阶段对接全国300位团队长和市场领导人4月份全国启动大会千马优即将火爆全网


1集拼团分享(益企团)

2爆款团购(享帮帮)

3本地生活(玩转生活)

4收银支付(千马支付)

5文化(盘古新潮)

6旅游(寻游集团)

7大健康(大医生集团)

8中国银联清分清算系统于一体的城市产业私域互联运营商,专注于为数亿消费者提供一个高品质、极致性价比的互联网生态平台,为全国所有城市的本地商户,以流量共享、平台共享的方式,实现私域互联+商户互通,从而完成全域生态布局,打造私域流量经济共同体

绿碳链盟,绿谷联社,绿碳链盟GCT

千马优生活——益企团

对接300位第一批核心市场领导人!公司创始人亲自带队


2021牛年巨献

千马优生活  ,欢迎您到公司实地考察提前预约线上运营负责人安排接待参观深度了解公司,面见董事长洽谈合作!

《千马优生活——益企团新零售火爆来袭》




今日热点

盒马为何交出社区团购

3月1日,盒马迎来五周岁生日。盒马鲜生创始人、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侯毅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朋友圈,算是对盒马五年的回顾以及对未来的展望。这个时候的侯毅,其实应该已经知道了第二天零售圈疯传的消息。


因为在侯毅的朋友圈个人总结中,提到了盒马鲜生、盒马MINI、盒马X会员店,但是没有提到盒马集市。盒马集市是从盒马优选变身而来,专注做社区团购业务的品牌。


3月2日,包括新经销在内的多家行业媒体曝出消息,阿里新零售板块布局出现重大调整。“盒马的社区团购板块盒马集市将正式与零售通社区团购业务合并。”而多个零售从业者群的截图还显示,合并后的操盘者,很可能不再是侯毅,而是由阿里元老级人物出面操盘(十八罗汉之一)。截止发稿时,盒马方面并未回复创业邦对此消息的求证。


这个合并的含义,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盒马交出了社区团购。或许还有第二层含义,当盒马迎来自己的5岁生日之时,阿里的新零售布局可能会出现重大转向。


说盒马交出社区团购,对于侯毅本人其实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侯毅在2020年底曾经公开表态,称社区团购会颠覆传统电商,成为未来零售业的决定性力量。但是私下里,有知情人士指出,侯毅本人并不完全看好社区团购。从业务逻辑来看,盒马的新零售路线,与社区团购也是南辕北辙。


新事物总是在争议中成长。3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五家社区团购企业(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十荟团、食享会)作出行政处罚。在通告中,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指出,“2020年下半年,部分社区团购企业利用资金优势,大量开展价格补贴,扰乱市场价格秩序,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这解释了处罚的背景和缘由。


对于刚刚作出部署和调整的阿里而言,这或许是个非常微妙的时刻,不仅因为阿里是十荟团的投资方,最重要的是这种时间上错位的布局,究竟是福是祸?前文提到的2020年下半年,正是社区团购第一阶段战局最火爆之时,某优选0.01元的大白菜促销就出现在那时,现在已被明令禁止。但是彼时的阿里,由于刚刚在2020年4月规划了同城零售的布局,整个业务方向还未来得及适应变化。

2020年9月,盒马事业群组建盒马优选事业部,由盒马CEO侯毅直接负责,向阿里 B2B 事业群业务总裁戴珊汇报,这一举措被视为盒马正式进入社区团购赛道。

绿碳链盟,绿谷联社,绿碳链盟GCT


社区团购发展至今,最让资本兴奋的,是其较低的准入门槛和较高的增长速度。根据时代周报数据,截止到12月30日,美团优选开通的市级数量约310个,乡镇数量约1200个,已完成9月份规划的“千城计划”。与此同时,多多买菜开通了市级数量约237个(截至2020年12月31日)。


和创业公司兴盛优选不同,美团和拼多多都是“平地起高楼”来做社区团购业务,从人员配备到战场都是新的,发展如此迅猛,证明行业准入门槛不高同时增长性很快。可以在前期并无太多基础设施投入的情况下快速起量,用轻资产跑速度。


阿里虽然在去年4月提出了同城零售,后来也看到了社区团购的巨大潜力。2020年11月份初,“盒马优选”在武汉正式上线,宣称首战要开团10000个。试水开始后,业内甚至盛传侯毅曾经亲自赴武汉一线调研督战。


12月,更名后的盒马集市在长沙招兵买马,直接深入了社区团购的发源地。这说明盒马做社区团购是认真的。


但是,相对于美团和拼多多的轻资产快节奏,盒马在自身的基因基础上来做社区团购,本来就有比较大的挑战。


盒马的核心业态盒马鲜生,从门店来看,资产投资比较重,同时30分钟配送到家以自营配送为主,同样也是重资产。而美团即使在外卖方面,也早已摸索出一套通过劳动力外包的轻资产模式,转过身来做不需要配送到门的社区团购(自提模式),履约端无压力。


另一个核心问题是供应链。表面上看,拼多多重视农产品供应链,盒马也很重视,侯毅本人还是阿里巴巴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问题是,盒马苦心打造的生鲜供应链,是否适应社区团购的要求?


2019年侯毅在上海接受包括笔者在内的行业人士采访交流时,曾经做过一个比较。他拿盒马和中国超市龙头永辉比较,大意是盒马做的是上海内环人的生意,永辉做的是上海外环人的生意。言下之意,从大卖场的角度看,盒马的用户群更偏白领一点,永辉的用户群更偏平民一点。


这句话放在当下社区团购的语境里看,非常有趣。社区团购的早期打法,第一是走爆款路线,第二就是低价。低价甚至大额补贴是用户购买的最核心诉求之一。没有价格优势,是比较难玩的。


对于盒马来说,用原本比永辉还要精致、高端那么一点的定位,来下探拼多多走大批发路线采购的水果蔬菜,是有些吃力的。因为前端的业务形态好调整,但是零售业的供应链,特别是生鲜的采购链路,不是说变就能变的。


长期关注社区团购的开曼4000创始人六哥对创业邦表示:在社区团购业务上,盒马做大卖场的路径依赖比较明显。他曾经撰文指出,“KA的商超基因使得盒马集市供应链十分难适应。比如在商品端盒马集市有将近一个月账期,要求供应商长期大规模地投入,选品理念停留在KA大卖场上。”


当然,盒马也可以像美团和拼多多一样,早期先从批发市场采购,把量做上去。但是,这是否又会造成用户品牌认知的模糊?


另一个问题就是发展速度问题。


盒马事业群在侯毅的带领下,尝试过多种业态,曾经被媒体形容为集齐了“七种武器”(七种业态)。大店有盒马鲜生,小店有盒马MINI等。但是无论哪一种业态,有个基因是不变的,那就是坚持自营为主。这同时意味着,发展速度不会太快。即使在盒马舍命狂奔的年代,也是如此。


此外,盒马这种“以我为主”的门店结构,是从一二线市场起家,优势在于一二线市场的优质门店还是能够聚拢周边流量。而社区团购本质上是去下沉和三四线市场覆盖分散的流量,所以要拉团长,分散履约,连网格仓也需要找加盟。两种打法南辕北辙。


“侯毅本人曾经在内部表态过,他并不支持做社区团购。”一位生鲜零售企业前高管对创业邦表示,但是最后公司决定要上,他肯定也只能表示支持。这样看,如果合并传闻成真 ,也许对侯毅本人是个好事,他可以专心去做盒马现在已有的业态。